约翰·摩根:金融震荡很可能在下半年再次发生!_网易财经

约翰·摩根:金融震荡很可能在下半年再次发生!_网易财经
本文是网易研究局独家稿件,未经同意禁止一切媒体转载,包括友商。·聚焦国际思想市场·解析财经新闻热点·对话国际经济学大师文/李兆元疫情蔓延导致世界经济受到冲击,目前各国通过一系列刺激调控措施,全球疫情发展进入平台期,全球经济趋稳。但目前是否到达世界经济的谷底?未来经济又该如何复苏?网易研究局(wyyjj163)近日专访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教授约翰·摩根(John Morgan)。“全球经济到2021年甚至2022年才可能恢复正常”网易研究局:你如何看待世界经济的发展,世界经济的谷底在哪里?当前世界经济将如何复苏?约翰·摩根:金融市场还没有完全消化新冠疫情带来的影响,包括美国、欧洲、中国等国家都在积极采取措施以保证动荡不再发生。现在的问题是世界经济何时能够有效重启,可能没有人知道这个问题的确切答案。新冠病毒在秋冬季节肆虐,夏季可能情况会好一些。很多国家在应对新冠疫情方面确实做得不好,但是情况也在逐渐好转。疫情可能会在10月、11月好转,但我担心的是这种假设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,这是全球经济目前面临的问题所在。网易研究局:关于世界经济回升的路径,有人说是V型,U型,W型,L型,你的判断是什么?为什么?约翰·摩根:经济的不确定性太大了,经济何时恢复不仅取决于现在正在发生什么,还取决于人们对未来经济的预期。我们现在面临的是一个不确定的世界,这场疫情比我们上世纪经历的任何一场都要严重,企业目前也大多都在小心观望,因为我认为V型反弹是不可能的,可能U型的概率更大一些。经济复苏需要时间,可能到2021年甚至2022年才可能恢复正常。“现在不是美国重启经济的好时机”网易研究局:新冠疫情发生后,美国的就业市场受到了严重冲击,消费者需求急剧下降,你认为这场疫情对就业市场的冲击会大过2008年金融危机吗?美国就业市场何时才能恢复正常?约翰·摩根:美国经济对服务业的依赖程度很高,而服务业受疫情冲击非常强烈,比如餐馆、酒吧、理发店等服务场所。我认为即使官方宣布这些场所可以重新营业,人们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频繁地进行消费。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,美国与其他对服务业依赖较小的经济体相比,经济恢复要经历一个更艰难的过程。和2009年的经济衰退相比,最大的不同是美国和世界的金融市场运作得更好了。如果经济恢复良好运行,企业就能获得更多的资本。从全球的角度来看,我认为经济会比2009年恢复得更快。但是就美国而言,由于美国对服务业依赖程度跟高,恢复可能会慢一些,因为影响消费者需求的主要是服务业。网易研究局:当前,世界疫情发展基本进入平台期。美股等主要金融市场也震荡收窄,这是否意味着世界经济已经适应了新冠疫情冲击带来的波动?现在是美国重启经济的好时机吗?约翰·摩根:我认为金融震荡可能会在秋冬季节再次发生,因为我认为新冠疫情还会卷土重来,除非有疫苗被研发出来,但目前看起来不太可能,那么疫情就会有二次传播,还会再次对全球经济形成冲击。现在的问题是疫情在疫苗被研发出来之前还会持续多久,从现在的情况来看,到秋冬季节很有可能会再次出现金融市场震荡。至于美国现在是否应该重启经济,我认为美国需要做更多的试验,包括接触者追踪等等,很多国家包括德国、韩国、新西兰都在这么做,但是美国还没有。这种试验是为了保证重启经济是安全的,更重要的是让消费者相信重启经济是安全的,但是美国并没有这么做,消费者信心也不是很高。我们可能会经历很多次反复,你可能会看到经济重启,又暂停,然后又重启。我觉得这样做还不如保持经济停滞,直到足够安全的时候再重启。网易研究局:如何看待美国出现负油价的问题?负油价还会卷土重来吗?约翰·摩根:我不知道负油价是否会卷土重来,很多国家的油价下跌是事实。但我认为负油价并不意味着任何事情,人们赋予了负油价太多的含义。油价下跌是一种长期性的趋势,和气候变化有关,这种趋势还会继续,可能在秋冬季节还会再次出现明显下跌。对我来说更值得关注的是政治风险,很多国家靠石油收入来维持社会稳定,所以油价下跌可能会造成俄罗斯、中东地区和南美国家的动荡。“全球化不会从根本上受到影响”网易研究局:你认为疫情是否会加剧逆全球化?后疫情时代全球化将如何发展?约翰·摩根:疫情加剧了逆全球化,但这是一个暂时的现象,但我认为全球化不会从根本上受到影响。很明显贸易受到了影响,但贸易的成本并没有改变,所以这只是一个暂时的现象。我认为今年之内疫苗将会被研发出来,到时候全球经济将会逐渐恢复正常。如果我是一个企业家,在中国这样的国家有投资,我不会考虑将这些产业引流回自己的国家,尤其是在风险之年。短期内全球贸易的确会受到冲击,像中国这种GDP依靠贸易的国家会比较艰难,就像美国的服务业受到冲击一样。但我认为中国不需要应对,因为这只是暂时的现象,不会对全球经济造成永久性的影响。我们要做的是退一步,并认识到这只是极端情况,在贸易政策上有所缓和。但长期来看我认为中国不需要作出任何改变,按兵不动是最好的策略。网易研究局:后疫情时代经济的发展动力是什么?科技会成为新的驱动力吗?约翰·摩根:我认为绿色科技的作用十分重要。举个例子,我最近看到了一张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拍摄的照片,可以看到喜马拉雅山,但是我们不可能永远看到这样的景象。所以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要下决心引领一场真正的变革,化石燃料的使用将会大大减少,在这其中科技扮演着重要的角色,能够从根本上改变这一切。作者简介:约翰·摩根(John Morgan),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教授。在来到伯克利之前,他是普林斯顿大学伍德罗·威尔逊公共与国际事务学院的教授。他获得了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博士学位和硕士学位,并获得了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理学学士学位;他是《管理科学与经济理论》的副主编,《加州管理评论》编委会的成员。曾获得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(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)的奖项,并被胡佛研究所(Hoover Institution)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)选为访问学者。本文为网易研究局独家稿件,不构成投资决策。网易研究局(微信公号:wyyjj163) 出品网易研究局是网易新闻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,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,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,针对经济学热点话题,进行理性、客观的分析解读,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。欢迎来稿(投稿邮箱:cehuazu2016@163.com)。移驾微信公号 看这里看不到的内容【精彩推荐】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·中国版>>【精彩推荐】点击进入网易研究局·国际版>>#endText .article_bottom{width: 660px;margin: 50px auto 0;}#endText .bottom_title{padding-bottom: 15px;border-bottom: 3px solid #ddd;}#endText .bottom_title h3 a{color: #333;font-weight: normal;font-size: 20px;font-family: “Microsoft Yahei”; text-decoration: none;}#endText .part{ border-bottom: 1px solid #e2e2e2; margin-bottom: 5px; padding-bottom: 10px;}#endText .part.no-border{ border-bottom:0;}#endText .part ul{ margin-top: 30px; float: left; width: 330px;}#endText .part ul li{ font-size: 14px; color: #333; background: url(http://static.ws.126.net/news/2017/3/31/2017033115083911b86.jpg) left center no-repeat; margin-bottom: 20px; padding-left: 10px; font-family: “宋体”; line-height: 15px;}#endText .part ul li a{ color: #333; text-decoration: none;}#endText .part ul li a:hover{ text-decoration: underline;}#endText .part .img_news{ float: left; margin-left: 50px; margin-top: 25px;}#endText .part .img_news .img_box{ width: 280px; height: 150px; display: block;}#endText .part .img_news .img_box img{ width: 280px; height: 150px;}#endText .part .img_news p{ font-size: 12px; color: #666; text-indent: 0; margin: 0;}#endText .part .img_news p a{ color: #666; text-decoration: none;}#endText .part .img_news p a:hover{ text-decoration: underline;}.w9 #endText .article_bottom{ width: 600px;}.w9 #endText .part ul{ width: 320px;}.w9 #endText .part .img_news{ margin-left: 30px;}.w9 #endText .part .img_news .img_box{ width: 250px;}.w9 #endText .part .img_news .img_box img{ width: 250px; height: 150px;}网易研究局 黄有光:男女性别比例失衡怎么办? 谢国忠:应该把住房公积金变为工资直接发给员工 约翰·摩根:金融震荡很可能在下半年再次发生! 王雍君:应对数字经济税收问题 中国的方略与评估 伍超明:国内沪指长期不涨原因主要有二 过去120年全球表现最佳的澳洲市场 也扛不住了 史晋川:我不太主张政策太猛太快、马上见效 甘犁:取消住房公积金将使市民承担更大房贷负担 潘向东:上证综指虽有不足,但仍最具有代表性 田轩:将股市涨跌归结于指数编制方法是本末倒置 滕泰:"中国不缺地,缺的是用地指标" 值得深思 为什么买不到口罩?科普:口罩是“高科技”产品 延伸阅读 陈永伟:疫情持续总时间或不会短 要准备打持久战 北大教授张帆:增加流动性同时也要防止通货膨胀 巴曙松:央行可考虑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

Add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